早在好幾個月前就答應風哥要去當他的伴郎,伴郎的英文是best man,英語中best man的字面意思是「最優秀的男人」,但其最初的隱喻意義是「幫助新郎搶新娘的人」(來源:n詞酷)。而要怎麼幫忙搶新娘,就在上週日下午接到一通電話,風哥一連交代了許多事項。

  接到電話那天剛好是看完演唱會後,隔天搭高鐵回家沒多久,跑出去買飲料的同時,電話中提到要多練習伏地挺身,還有得當個合音天使。所以我當晚就很認真的練習伏地挺身,結果太就沒練習的下場就是....練到肌肉拉傷..XD。然後唱情歌這關,風哥選了Stand By Me,原本我還上網搜尋了一下,想說這首經典老歌還挺難唱的,沒想到風會挑這首,結果一切都是誤會,他竟然唱的是另位歌手的Stand By Me。

  不過這星期沒啥時間好好練習,而且這首歌也不夠芭樂,外加英文歌詞,所以我一直無法把歌詞記住,哈哈!幸好是經過幾天修養,肌肉拉傷好多了,可以幫新郎擋一下伏地挺身。昨天晚上一下班趕回家收拾行囊,拎著西裝去桃園找風哥。沒搭過往桃園的國光客運,第一次搭救被嚇到,因為週五晚上又適逢國慶連假,車站排隊補位的人好多,排隊之前還得先問問這條隊伍是排到哪一個目的地的,免得最後排錯隊伍、上錯車。

  在車上隔壁做了個老婦人,跟他聊了一下發現,原來他也要在大興路口下車,那真的是太好不過了,因為我沒搭過這客運,不清楚要到站下車前得先按鈴,加上我還不清楚下一站是那一站,想按鈴也找不著時機,好在遇到一起下車的人,真的安心許多。到了風哥家,熱心的風媽媽聽到我還沒吃晚餐,特地在幫我弄點吃得,就甘心!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風姊姊,可是每次看都覺得怎麼可以跟風這麼像。


  後來到了飯店,碰到了明天要一起當伴郎的風研究所同學,以及另一個一起來插花的研究所同學,先去跟伴娘大概run了一下婚宴進場的流程,等風哥回去後。我們三個初次見面的人,竟然可以一直天南地北的聊天,一下聊足球、一下聊魔獸,一下又聊聊各自的一些趣事,就這麼聊到了半夜約三點多吧!大家真的都累到聊不去了才睡著,其實也沒睡得很好,一直有醒來翻身。隔天一早又是六點多起來盥洗、吃早餐、換裝等等,準備先到風哥家集合。

  迎娶的路途其實不遠,只是難在要搶到新娘之前的闖關,不過大家都是意思意思趣味一下,加上已經有些洩題了,所以都算是輕鬆過關,除了第一關得唱情歌吧!因為我真的覺得我們三個唱得很囧,風哥雖然把歌詞背熟了,卻還是很難把音準唱準,加上他應該緊張到爆炸了吧!然後我跟Jacky(另一位伴郎),還邊偷看歌詞邊和聲,其實有點零零落落的,不過誠意很夠啦!哈哈


  真的是好不容易迎娶回風家後,我們幾個禮車司機、伴郎就不曉得該做什麼,在客廳閒晃打屁,等著去餐廳當招待,而當招待真的好像再打仗,有時候一次來一大群人,要招呼一群人坐定位還挺麻煩的,有時候問對方是男方或女方的什麼人,有的人自己可能也搞不清楚自己該怎麼分類....XD。不過喜宴會場最累的應該還是風姊姊,整個喜宴就靠他來hold住了!強ㄟ

  原本以為當伴郎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讓伴娘勾著手進場,結果這次卻多了要拿蠟燭,整個進場幾乎都是用生命在照顧這蠟燭,不過中途還是被冷氣給吹熄了,好在口袋都有打火機可以馬上補救,然後就這麼全神專注在蠟燭上就進場了....XD,我不得不說:「周明鋒同學,當初叫你早點介紹伴娘來認識培養默契都不肯,是為什麼?」


  運氣不錯得事,雖然把行李落在風哥家裡,得跟著男方親友回去拿行李,剛好風的小姑姑家也是住在蘆洲,我可以搭個順風車回來,省去了拿著一堆東西搭車的辛苦,而且四點多出發,五點半不到救回到家了,真是太感謝了!

P.S.本日最好笑,chobit搭車竟然搭到了中壢去,而且中壢的中正路上還真的有個餐廳也是福利川菜館,一樣也都有三樓,唯一差別就是等他到了才發現,怎麼沒有周蔡喜宴...XD,所以遲到了一小時才抵達會場,哈!

soar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