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
11/18(一)
  總算到了要開刀的日子,說不緊張是騙人的,因為前天知道要手術後,又去找了一些相關資料以及術後療養的衛教資料看,感覺這一刀開下去,得過很久才能真正的恢復,而且不保證不會在復發,畢竟肛門的腺體很多個,今天這個搞定了,難保下次另一個又出毛病,但是這不開刀又無法根治,而且還有可能變嚴重,之後想再開刀就更麻煩了,與其長痛不如短痛,盡快開刀處理吧!

  手術前一天晚上,被要求要喝下一罐250cc的瀉劑(鎂福),喝完後當天晚上跟半夜總共拉了三次,拉到真的菊花殘了,有夠痛得!這藥劑一般是給做大腸鏡檢查的人使用的,並且要他們前幾天就開始搭配飲食,跟服用瀉劑,好清空大腸、直腸以做檢查,而我要做瘻管切開的,似乎再術前會讓護理師浣腸,也不曉得前一天先喝瀉藥是不是術前的浣腸沒清乾淨,到時候手術會...噴嗎?

  一大早就把一堆同意書帶著,再母親陪同下,搭著台北馬偕員工交通車前往淡水馬偕,等到八點住院中心一開,就第一個過去辦理住院手續,再做完X光、抽血跟心電圖,就可以準備被帶去病房了,只是在住進病房前,要讓護理師填好一堆病歷資料,回答了很多問題後才準備進住,一進去就要換病人服裝,褲子超大件,雖然有繫帶可以拉緊,不過我猜這應該有45腰以上,另外護理師要我上衣反穿,只是我自己無法反過來繫繩子,後來只能請母親幫忙榜好上衣的繩子。



  護理師才剛拿著要浣腸的道具進來說要幫我浣腸時,說時遲那時快,馬上就有廣播說:手術台空了,趕快準備做手術。護理師回他,才正準備浣腸呢,廣播說:不用了,直接下來吧!臥槽!這神馬情形,手術房的schedule也用pipeline排這麼緊湊喔。不過我跟護理師說:我昨天晚上喝的瀉藥,現在還有作用,我自己先去廁所拉一下,待會再去準備手術。

  之後來了另外一位護理師,領著我跟另一個老奶奶去手術室,老奶奶是躺在病床上推下去,我還年輕力壯,可以自己走下去,不過術後應該還是會推回去吧!進了手術室,先到等候區等人來領走,沒多久就來了個護理師把我領到開刀房,果然看到了那令人難為情的臥床,趴上去的動作比較像是OTL,也有人說像是在騎FZR的姿勢,總之就是要把屁屁抬高好讓醫生手術。

  進開刀房時,看到醫生正在跟幾個護理師,看著螢幕上不曉得去那旅遊或聚餐的照片開心的聊天,然後聽著他們聊天的內容,似乎有提到手術時,一般會順便做個檢查看有沒有大腸癌,只是當時不曉得是在說什麼檢查,後來我就知道了...XD。

  由於我是趕鴨子上架的病患,連點滴都還沒插好,就被叫進開刀房,接著前方來了個不確定是麻醉師還是護理師,就說要幫我插針打點滴,待會好進行麻醉,然後一邊叫我右手握拳,一邊插針進去。豈知同時間,醫生也開始再做檢查,然後就清楚的感覺到菊花被硬桶了個東西進來,然後沒多久,醫生就說我在打個氣進去看看,臥槽!這就是剛剛提到的檢查吧!我也沒弄懂這是啥檢查,後來看書猜測應該是直腸鏡的檢查,因為距離較短,只會檢查直腸的部份。

  由於在不知情的狀態下被肛了(都快落下我的男兒淚了),前面的護理師還一直說,不好意思,這個檢查要在你清醒的時候才能做,我內心的OS:你他媽怎麼不早講,好讓我有個心裡準備,不過這醫生似乎不喜歡說太多,做就對了(Just Do It!),又說:你右手的拳頭不要一直動,這樣我很難打點滴,針頭會掉啦!我已經無言了,痛到只能哀號,你還要我手不要動好讓你插針,你覺得真的這麼容易辦到嗎?

  結果醫生都檢查完了,我的右手已經被戳第二個洞,可是護理師還是沒成功,還一直跟隔壁的說,明明血管很明顯,怎麼這麼難插中。我傻,這能怪我嗎?最後總算找了第三個地方正確的插上針頭準備打點滴麻醉了,記得最後聽到的是說:等會就要開始麻醉,你會睡著喔!然後感覺到露出的屁屁跟大腿開始被鋪上許多保溫用的被單,然後就真的沒意識了,我看有的人做這手術採取局部麻醉(打麻醉針超痛),也有人是半身麻醉(一樣打麻醉針也很痛),而我是全身靜脈麻醉,雖然一開始針戳了三次,不過後來的麻醉就真的睡死了。再次醒來已經在恢復室了。



  後來從恢復是推回病房時,也比較清醒了,記得進手術房時,大概是上午9點40分左右,而在恢復室醒過來時,大概已經10點40分左右了,真正的手術時間我猜大概20~40分鐘而已吧!醒來後可以看到右手三個針頭的痕跡,第一個痕跡還伴隨著些許的瘀青,這大概就是當初掙扎時留下的吧!另外就是感覺到屁股那裡塞了很大一坨紗布,塞得很扎實,不過為了傷口的止血,不舒服也得忍耐。

  中午吃過飯再吃個止痛藥,實在是很無聊,病房沒有電視雖然會比較清靜,可是真的只能躺著,無法坐著看書很悶,術後的衛教影片看了,手冊也快翻爛了,只擔心接下來要小便時,會不會像有些心得文一樣痛苦難耐,下午三點多護理師進來問說有正常小便了嗎?要是8個小時沒排尿就得插尿管嘍!心想,不是吧!後面都被捅了,現在連前面也要捅,實在不願意去想像導尿管插進來的畫面,想到都要替小老弟捏把冷汗了!只好乖乖的去廁所等尿...

  好在還是順利讓我等到了,也順便集尿準備去做檢查,雖然還是會痛,但覺得這還是能夠忍受的痛。下午再百般無聊下,把背去的NB打開來,淡水馬偕的無線網路雖然寫說,可透過病歷號碼與身份証後六碼來上網,但事實證明是豪洨的!去問了護理師也只是跟你說,就照著那號碼去輸入就可以啦!沒網路就算了,好歹可以來看NB裡頭放的銀魂打發時間,下午老爸也抽空跑來看我一下,接著再去照顧弟妹;老媽也在吃過難吃的醫院配餐(高纖),也差不多要回家休息了,剩我一個繼續再病房發呆。

  照理說,手術後塞的紗布在醫生檢查前是不能拆下來的,可是到了當天晚上八點多,感覺昨晚的瀉藥似乎要證明他精神依舊存在似的,肚子又開始翻滾,跑去護理站詢問,我真的快憋不住了,該怎麼辦?護理師說:要是真的忍不住就拆吧!等你上完廁所,會在找醫生幫我重新塞紗布回去。心想也只能這樣了,不然塞著紗布又噴屎,到時候醫生打開應該會臭死。

  好不容易西哩嘩啦的拉完後,等著的是當晚的住院醫師帶著一臉無奈跟一堆紗布過來,叫我直接在病床上以Orz的姿勢讓他塞紗布,不知是醫師的無奈還是確實為了加壓止血,非常用力的往傷口上塞紗布,而且扎扎實實的塞了更大一坨在那,正要貼上膠帶的同時還有電話找醫師詢問事情,結果就換護理師幫忙貼上膠帶,心想(囧)又被看光光了,沒關係反正你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沒多久我也就出院了,咱們也就這萍水相逢,三目相交過這麼一下。

  當天晚上也沒是可做,只好早點吃過睡前止痛藥入睡,不過藥效有限,到了凌晨三、四點,似乎藥效過了,開始感覺到肛門傷口處很火,傷口很熱很痛,而晚上重新塞的紗布感覺就好像塞了顆棒球賽屁股的傷口上,怎麼躺都會去碰到傷口,非常難受。而同寢A床的阿北,我知道你已經80幾了,活得很辛苦,病了也很痛苦,可是你整個晚上在那邊嗯,嗯,嗯,呼~~嗯,嗯,嗯,呼~~嗯,嗯,嗯,呼~~嗯,嗯,嗯,呼~~嗯,嗯,嗯,呼~~嗯,嗯,嗯,呼~~我快被你搞到崩潰了,大家都是病人難免有傷痛在身,可是你這一直哀號別人怎麼睡覺,好不容易不哀號了,卻立刻變成打呼聲,有沒有變化這麼快的,囧!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有新鮮事

soar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123
  • 你好~請問你當初沒有多看幾家再決定手術嗎?
    感覺幫你手術的醫生很不熱心耶
  • 醫生是很不熱心,不過去找了一下這醫生的資料才曉得,其實這醫生在這方面也算是權威醫師了,所以還是願意交給他來執刀。
    雖然病人都希望醫生能熱心對待,詳細的解說,可是說白點,技術與實力還是比較重要,之前牙齒的根管治療去遇到一個熱心解說的菜鳥醫生,弄了快一個月都沒弄好,後來換一間老醫生,雖然手法有點粗魯,可是很快的就幫我把牙齒的問題搞定

    soarlin 於 2013/11/20 16:37 回覆

  • 訪客
  • 那請問你現在排便會很痛嗎?
    我最近也在搜尋這方面的文章
    因為我好像也有這個症狀
    請問你的傷口會很大嗎?
    不知道如果開刀的話要請假請多久~
    非常害怕
  • 今天早上還沒吃止痛藥前有去蹲過一次,很痛,感覺傷口有點裂開,後來飯後止痛藥吃了再去蹲一次,就沒那麼痛了,不過仍然很怕括約肌用力

    傷口的大小因人而異,要看自己瘻管的狀況,我的傷口大約一公分左右,而開刀後要請假多久也是看人了,我想至少還是需要住院個一晚,如果一出院不想在家修養當然也可以馬上去上班,只是傷口要不定時換紗布,若有如廁也需要清洗及坐浴,建議還是多請幾天假在家休息

    另外,不要害怕,真的有這問題還是盡早就醫處理,免得病情變嚴重

    soarlin 於 2013/11/20 16: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