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出個這樣的照樣照句的話,我想目前對我來說唯一的答案應該是,寧可啞巴個三天,也不想在嘴破下去了。唉~從以前就習慣一破就拖了一兩個月,甚至更久,不過那都是在口腔旁邊的破洞,潰爛變大、未好又破,一次破個兩三個也都是常事。可是這次真的快忍不住了。

  (內有噁心照片,進餐中請勿觀看!!)
  不曉得跟上星期二吃飯咬到舌頭有沒有關系,過了兩天後,舌頭開始越來越痛,然後開始從。→O→□→更大,而且還是上下各破一個,看來真的是跟咬到有關系吧!唉~~
  星期五已經痛到開始說話含糊了,吃東西辛苦了。去看醫生擦藥的時候,傷口一碰到那藥,真是痛的不得了,而且口水就很自然的跟水龍頭沒關一樣地狂流,噗。然後星期六在繼續去擦藥,雖然很痛,可是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開始越來越不愛說話,連吃東西都很辛苦。到了昨天,醫生只開到上午,到了下午,傷口又開始慢慢發作,不過因為吃了藥,肚子感覺怪怪的,不知道是餓了還是不舒服,只好盡可能的吃東西,這是難得在舌頭破成這樣的時候,特有的食慾。
  到了晚上,就幾乎真的不說話了,連喝水都盡可能免了,睡覺時,還睡到一半背痛醒,醒來的時候感覺舌頭像火在燒一樣,超想去醫院掛急診的。不過還是忍下來了。今天上班的時候,也差不多是從頭到尾當啞巴。早上到下午,喝了兩杯干貝帝王蟹,跟一杯鮮奶茶+很難吃的草莓夾心麵包。這樣就算吃了午餐啦!好不容易忍到下班坐公車回到家,就先去給醫生擦藥,已經一天左右沒擦藥,自己照鏡子看了一下傷口,很像爛掉的肉一樣,白白的感覺還有小水泡還是肉息在舌頭旁邊。真是噁心。醫生的藥一碰上,忽然像被電到一樣往後一縮,然後摀著嘴巴,痛到快哭出來了,不過還是得忍著繼續擦藥。唉!

  回到家後,免強擠出整個下午以來完整的一句話,跟老爸說帶我去醫院看醫生,然後他說他上網查一下,我就先去洗澡了,洗完出來跟我說,大醫院晚上都掛滿了,叫我先去看耳鼻喉科,囧。雖然很不爽,還是只好去看了,等了一個小時總算輪到我了,進去在給醫生拉著舌頭在擦一次藥,擦完後醫生一直在耳提面命說,藥要記得吃,然後在開個藥水給我擦。可是我還是從舌頭痛到頭去了。去隔壁藥局領藥回到家沒多久,就打電話來要錢,說那個藥水的錢還沒給,更,當時護士自己不跟我拿,還那麼斤斤計較。

  總之,這幾天除了喪失言語能力外,連一般進食能力都沒有了,除了布丁之類的流質食物,也沒啥好吃的了,難得有人要請大餐說。唉~命啦!還是祈禱嘴破快點好吧!每天板著一張臭臉,我也不願意,家人在多體諒,也只能在內心說謝謝,但畢竟痛的還是我,沒人可以真的體會這種痛楚的。可以的話,我寧可掉點滴躺在床上一直睡覺就好。

噁心照片(因為剛擦完藥,所以顏色紅紅的,原本是白的):
創作者介紹

每天都有新鮮事

soar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