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號(五)下午五點半一到,就急急忙忙的趕去台汽西站坐車,後來拿了一開始定的7點十五的票去補位到6點半的車子,雖然位置很差,在最後面一排,而且腳也沒地方可以伸展,坐起來真的挺痛苦的,也難怪當時前面的阿姨,把補位的機會讓給我先上車。

  比預定早了半個多小時上車,原本還擔心路上會塞車的說,結果好像想太多了,很順利的三個半小時左右就抵達嘉義了,離晚上吃宵夜的時間還有段距離,就先到墊腳石書店去看看書打發時間,一直到書店也開始在放晚安曲趕客人才離開。

  後來到了石頭吃宵夜,比原本香蕉預計的人數還少一點,原本指定要在石頭吃宵夜的人卻沒來,剩下我、樣、香蕉、呈安、鼎育、阿西、冠清、豪哥八個人,雖然是吃宵夜,主要也是因為很久沒回去跟大家聚聚,才找出來一起吃個東西、聊聊天,所以對於石頭燒烤的東西如何,就沒太在意,畢竟宵夜場的東西的確沒有晚餐時段來的多樣跟好吃。吃到一半,淨涵跟晨羽突然跑進來找我們,還挺有趣的,因為他們吃晚餐吃到11點多,就順道過來打個招呼。

  一點多回到香蕉、樣、阿西的住處,就先跑去洗個澡,實在是太累了,香蕉這時候也出門去處理些事情,等到他回家,晚上又一直在忙,隔天一大早又起床跑去拿氣球,看香蕉整個晚上只睡兩個多小時,還要精神奕奕的去參加畢業典禮,真的挺厲害的。早上的畢業典禮有管理學院、教育學院...等;而工學院的畢業典禮在下午。早上就跟著香蕉、小淵、樣去跟所籃的經理們送花、拍照。中午跟孟璇約在湖畔吃午餐,還巧遇香菇也在那吃午餐,下午孟璇拿了花後,去參加工學院的畢業典禮,這時候就真的是大夥忙著換學士服、拍照、送花...忙得不亦樂乎。就這麼幾乎忙了一天,才回去LAB稍微休息一下。




  晚上豪哥約了許多人去歌神唱歌,結果真的想唱歌的人沒有想喝酒的人多,一堆人在裡面熱熱鬧鬧的喝酒,三個小時過去後,又換到香蕉家裏續攤,這次想說難得一群人這麼開心在一起玩,也就小喝了一下,結果才喝了大概一罐多一些就掛了。隔天睡醒還發現又起酒疹了。雖然不是很嚴重的,可是手跟腳的都變成紅通通的。唉~太久沒喝酒,果然身體承受不住。

  星期天早上,香蕉要回台南,香菇要去台中,樣也要回高雄,所以我就得拿著我的包包開始四處流浪了,首先找到端懋,他剛好要送女朋友去搭車回家,所以總算有個地方落腳了,下午跟一位叫馬地的學弟三個人一起去打壁球,晚上又應呈安、豪哥之邀,跑去林季吃鴛鴦鍋,再到光南去小逛了一下,晚上又變成流浪到呈安家裏過夜,四處啪啪造的感覺滿好玩的,也好在有這麼多好學長、好同學跟好學弟的幫忙,不然我可能只能去睡實驗室或睡公園吧!

  星期一早上起來看小王的比賽,看到九下,覺得差不多勝負定,就麻煩呈安載我回姑姑家,吃過午餐,拿了一綑粽子(大概20顆吧~重死我了)回家。

ps.圖片日後在補上。

soar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