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條紋衣的男孩

  兩年前看了這片的簡介後,就一直在猶豫到底該不該看這片,擔心會是有點催淚的劇情片,因為故事背景是在描述二戰期間,猶太集中營裡的小男孩與一位德國小男孩的故事,覺得就會是很撒狗血的片子。

  故事的主軸在兩個小男孩身上,一個是德國軍官的小孩布魯諾,一位是集中營裡的猶太小孩薩謬爾。兩個年齡都是八歲,正當對世界充滿好奇,開始學習是非善惡,喜歡冒險與遊戲的年紀。


  因為身為父親的德國軍官升職後,全家搬到離集中營不算太遠的地方生活,雖然電影裡沒有明說父親調動後的職位是什麼,不過看起來很像是管理集中營的長官之一。而小男孩布魯諾,離開了柏林了那三個小毛頭好友,來到這幾乎與世隔絕的地方,剛開始只能透過窗戶,去看著遠方農場那些穿著睡衣的奇怪人們,不過後來窗戶被釘上,為了不讓小孩子去看那不人道的集中營吧!


  不過家裏多了位穿睡衣的老伯,在他們家幫忙做些家務、削削馬鈴薯。不過在布魯諾眼裡,這樣的人是個奇怪的存在,為什麼整天穿著睡衣,在他摔跤受傷後,幫布魯諾包紮時還說自己以前是位實習醫生,那怎麼現在轉行變削馬鈴薯的大伯勒?就好像薩謬爾的爸爸原本是個鐘錶工,怎麼轉行去當修鞋工?這種言語在這兩個天真無知的小孩說來,似乎沒什麼,可是我自己看了覺得非常的諷刺,正所謂「若有神仙可做,誰人願意當畜生」。


  看片中布魯諾與他姊姊一起接受家教老師的洗腦指導,年紀稍長的姊姊很出色的被洗腦教育,而布魯諾因為私下跟猶太小孩有一腿往來,所以對於家教老師直接灌輸的觀念,一直在思考,到底誰才是對的,誰是錯的。反觀這位大了四歲的姊姊,竟然就這麼簡單的接受了這樣的教育,由此可見,我們在成長過程中,往往對於一再灌輸的觀念(不論對與錯),會全然的接受,不過長大後,接觸了更多的東西,可能就會有所反思,只是這影片中看不到這裡了。

  影片的尾聲是兩個小孩異想天開的行動,由於布魯諾要搬走了,一方面捨不得薩謬爾,另一方面要幫忙薩謬爾找老爸,而且看了假的集中營宣傳短片後,對那營地充滿了濃厚的興趣,所以薩謬爾提議布魯諾可以換上這身有號碼牌的睡衣混進來,幫忙找爸爸,兩個人也不用在分開。看到這裡,怎麼我內心有個聲音在告訴我薩謬爾似乎嘴角露出來奸笑,難道是為了報復上次在軍官家吃東西被痛扁的仇嗎?明知道集中營裡生活非常糟糕,怎麼也不可能跟軍官家的生活比,還獻技要公子獻頭。不過看在他也只有八歲,還是天真無知的小孩份上,他應該沒我想的那麼陰險才對。

  後來兩個小孩跟著一群猶太人被趕往一間神秘的密室,裡面沒有哈利波特中的湯姆瑞斗,有的只是等待著他們的死神,兩個小孩與一群猶太人衣服脫光光後,待在那擁擠的密室裡,等待著他們的是未知的可怕。另一方面,發現布魯諾消失的母親,也勞師動眾的找小孩,最後軍官老爸衝到了這密室的外頭,聲嘶力竭的喊了聲孩子的名字,而才剛跑到集中營外的母親與姊姊,看到鐵絲網外的衣服跟地上那凹洞,不用說也知道大事不妙了。唉~雖然最後沒有說這些人是被毒死還是被燒死,不過總是不得好死,而這可悲的結局,並沒有停止德國人對猶太人的屠殺,一直到德國戰敗才消止。

  看這部電影實在太沈重了,也不太適合拿來當教育宣導片,我個人比較推漸得是美麗人生這部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同樣在描寫集中營的悲慘,但是總是能給人一種正面向善的力量。

soar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