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早八點二十分就到巷子口等公車,經過一小時漫長的公車,抵達板橋火車站,隨後跟家瑞兩個買了車票前往竹北,在台北上車的赫群也從第一節車廂來找我們,三個人就在車上一直聊天,聊得不外忽是股市、科技產業以及一些生活瑣事,以前自己在唸書的時候,會有種感覺就是出了社會後的聚餐,好像要不聊到股票跟工作好像是非常難的事情,不過現在真的開始工作後,覺得其實能跟朋友多聊聊這些事情也不錯,能交換意見也容易引起共鳴。

  到了竹北一下車,跟軒軒聯絡後,大概知道該怎麼走到目的地的餐廳,軒軒在電話中說走個10分鐘就到了啦!可是我們走阿走的走了10分鐘怎麼還沒到他說的一個要左轉的路口勒,看來他把騎車的10分鐘當成走路的10分鐘了,不過三個人走在路上可以邊聊天邊散步,倒也還好,後來總共走了快40分鐘才到今天中午聚餐的餐廳,囧。事後軒軒說明,要是當時跟我們說要走個30分鐘,我們肯定會不想走,所以只好騙說走個路一下子就到了啦!


  中午在一間主題餐廳用餐,這間餐廳以醫院為主題,裡面的餐桌是病床,然後服務生打扮成俏護士的模樣,不過中午來這間餐廳吃飯挺怪得,最好是晚上來,因為晚上會有駐唱也會有show girl的表演,不過點餐的時候,小護士說我們點的套餐可能不夠吃,建議我們點另一份套餐,光菜色就多了一倍,不過沒有開水當飲料,只有試管飲料,由於這間餐廳的合菜都屬於重口味的,不得已只好點了粉貴的礦泉水來喝;吃得差不多,還有他們餐廳的特色,就是小護士看診時間,小護士推著一車針筒進來,跟顧客玩些小遊戲,其實也只是問一些腦筋急轉彎的問題(也算是冷笑話吧!),然後答對的話,會幫你打乖乖針(顏色鮮艷的果汁),答錯的話,就幫你打個壞壞針(有黑有白的恐怖飲料),大家吃完跟小護士玩的不逸樂呼,哈哈。只不過這樣子的餐廳,應該很難再來第二次,畢竟消費貴了些,以那樣的消費金額幾乎可以在台北上閤屋旗艦店吃上一頓了,不過人家畢竟主打的是餐廳有特色、有主題,讓顧客可以來這邊看看可愛的小護士然後一起玩個小遊戲,到了晚上還有更有趣的活動。

  接著下午大家又跑去好樂迪唱歌,我也實在是好久沒唱歌了,好不容易最近咽喉發炎剛好,拿著麥克風唱歌的感覺真爽,只是大家都很客氣,我因為太久沒聽其他歌曲,也不曉得該點啥,而志文好像每次都很害羞不敢拿麥克風唱歌,其實他唱的還算不錯阿!而達哥果然沒有啤酒不行,在包廂裡還是叫了兩手啤酒來喝,只是陪喝的人少了些,難免喝起來沒那麼痛快。不過晚上還有另一攤喝酒攤,所以現在也只算是暖身啦!哈哈。

  唱玩就各自帶回,軒軒帶著難得放假來找他的小蘋果回家,志文也跟小齊回去休息,家瑞跟赫群因為還有其他聚會也都先走了,剩下我跟達哥,在晚上喝酒攤來之前,先回達哥宿舍休息一下,雖說是休息一下,可也還是買了晚餐來吃,到了晚上10點左右又到了一間名為"夜排檔"的熱炒店繼續吃宵夜,我今天可真的吃了快一整天了,中午吃完下午唱歌也吃外面的歡樂吧,接著在吃個晚餐,沒多久又繼續吃宵夜。其實在熱炒店看到食物也差不多飽了,主要是跟很久沒見面的學長聚聚,除了我跟達哥,志文跟家瑞也一起來,然後週六剛加班完的康哥以及一直在閉關修煉偷閒跑出來的群超學長,大家聚在一起有說有笑,在聊天的過程中,也多少瞭解一下現在科技業的一些事情。真的想多賺些錢,除了本身的時例外,剩下的就是機運以及賣命吧!

  晚上這樣吃到一點多,也差不多是該散場了,志文還得回去休息,而群超學長明天還得加班,剩下的四個人在回宿舍的時候,又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兩手啤酒,達哥跟康哥準備繼續再戰,家瑞一直推託隔天有事,不能喝太多,可是還是被凹得很慘,學長們知道我對酒精過敏而且也不太能喝,也沒強迫我喝,哈哈,就這樣凌晨邊看電視邊聊天邊喝酒,到了三、四點我撐不住就先去睡了,家瑞好像被凹的差不多也先睡啦!

  今天一早起床,跟家瑞又趕著從新竹搭車回板橋,他是說之後還要跟同事出遊,不過我看天氣那麼糟,說不定會離時取消吧!誰知道呢?而我在搭上公車回家,回到家也都中午12點了,吃過午餐馬上再爬到溫暖的被窩補眠,真的超級累的,也可能是有感到風寒吧!下午一睡醒,就...收到追緝令,真囧,只是不是我不想幫忙,而是想不到什麼比整個頁面重新改寫還有效的方式了,可是身體實在太疲累了,遠端回去程式開啟寫沒多久,又滾到床上去裝死了,看來只好明天早上再上班的途中慢慢想辦法了,唉~

soar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